•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番茄社区黄版

    来源:锦州日报

    POST TIME:2020-3-29 20:35

    原标题:走进张掖大佛寺 大佛寺卧佛殿(图片来源:慧海佛教资源库) 大佛寺卧佛(图片来源:慧海佛教资源库) 大佛寺卧佛头部(图片来源:慧海佛教资源库) 在古丝路重镇甘州城、今河西走廊张掖市城内,有一座国内外闻名的大佛寺,它始建于西夏永安年间(1098年),距今已有900多年的历史,是西夏王国修建的众多寺院中迄今仅存的一座。寺内的大卧佛,基本上是西夏原塑,是全国现存最大的室内卧佛。这座卧佛是研究西夏佛教史和雕塑艺术的珍贵实物,今天已成为甘肃重要的旅游景点。1996年,国务院把“张掖大佛寺”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佛寺,西夏国王赐名为”卧佛寺”(据榆林窟的西夏题记,它可能还有“甘州圣宫”之称)。元代改名为“十字寺”,明永乐九年重建,敕赐名为“宝觉寺”,清康熙十七年敕改名为“宏仁寺”,历代多次扩建重修。 说起这座大佛寺的兴建,充满神秘的色彩,并有种种传说。明代宣德年间《敕赐宝觉寺碑记》和万历年间的铅碑铭记说:甘州地区原有迦叶佛遗迹,比较有名。到西夏时期,以佛教为国教,甘州改成为佛教重地,先后有几位最高级别的高僧——“国师”主持(西夏末期才有更高级别的“帝师”出现)。1098年的一天,国师嵬咩思能忽然听到从甘州城西南隅传来悦耳亲切的佛曲和颂佛的声音。他急忙前往寻访,发现乐音有地下传来,便命人循音挖掘,在距离地表四尺余深的地方,忽见金光灿烂,定睛一看,是一堆金砖玉瓦,搬开金砖玉瓦,竟是一尊精美的卧佛像。国师喜出望外,倡导集资修建佛寺。佛教徒们踊跃捐款,很快动工修建,不到一年时间,大佛寺就建成了,名为“卧佛寺”。《西夏书事记载着另一个传说:西夏贞观二年(1102年),西夏国王乾顺为王母大做佛事祈福。甘州高僧法净趁机献上三尊卧佛像,说是因夜望甘浚山下有佛光而前往挖掘获得的。这正迎合国王的心愿,于是下令建寺供奉,赐名“卧佛”。据明朝初年一位外国使臣参观的记载,说这座大佛寺的范围长宽都有500公尺,相当宏伟;又说居民成群结队到这座寺庙礼拜,成了许多更为奇妙的传说——说西夏皇太后和国王曾来大佛寺进香、住宿;说南宋末帝赵显被元兵抓获后,逃来大佛寺出家;说元世祖忽必烈出生在这座大佛寺,其母别吉太后死后又停柩在寺内致祭;说元代末帝也出生在这座大佛寺,是南宋末帝的儿子等等,上述种种传说,把张掖大佛寺描述成洞天福地,俨然是西方极乐世界的一部分。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人们会因为这些传说而加倍信仰佛教,纷纷到大佛寺瞻礼祷拜。今天,人们自然会认清这不过是宣传、扩大佛教影响的一种方法而已,不会轻易相信。但是,既然古人对大佛寺的渲染如此之多之神,必然有其值得观赏之处,那就让我们到大佛寺去参观一番吧。 今天的大佛寺,是一座以大佛殿为中心,包括有山门、牌坊、藏经阁、金刚宝座塔和大成殿、天王殿、钟楼等多座古建筑的建筑群。采用中古传统的建筑技艺,以中轴线建筑为主,两侧建筑布局对称,并配有精美的雕刻、绘画和匾联书法等艺术品,寺内种植参天古树,使整个建筑群显得雄伟壮观、优美典雅。寺中又收藏有明英宗颁赐的佛典大藏经一部3584卷和泥金书写的佛经600卷;还藏有中国和波斯萨珊王朝的货币、珠宝、舍利石函和明代的石碑、铜佛像、铜壶、铅板等文物,这更为大佛寺曾辉添彩。 上述建筑中,有些是1983年才迁入的,不是西夏建筑,不必多说。按照西夏时期佛寺建筑的一般说法,佛殿与佛塔同时兴建,这里主要介绍大佛殿,兼及佛塔。 大佛殿及殿内的塑像、壁画,虽因战乱和地震而多次重新修建、塑、绘过,但其总体布局和风格,都大致保持西夏原貌。大佛殿坐东面西,长方形,两层楼,重檐歇山顶,南北面阔九间48.3米,东西进深七间24.5米,高20.2米,趋势恢宏。重檐歇山顶四角飞檐向上斜翘,吻兽耸立,给人以凌云高耸之感。如今殿顶用青筒瓦覆盖。而按西夏的制度,应用琉璃瓦和琉璃脊兽,金碧辉煌。檐下额枋上雕刻出龙、虎、狮、象、鹿、鹤等飞禽走兽,为佛殿增添了悬挂匾额;“创于西夏建于前明上下数百年更喜有人修善果;视之若醒呼之则寐卧游三千世方知此梦是真空”;还有大殿正门两侧的佛教题材砖雕等,它们述说着大佛寺数百年经久不衰的历史、佛教深邃的禅机和修炼途径。大殿四周环绕木结构围廊,围廊上遍施彩画,甚至沥粉堆金,使大殿增添了几分优雅、华丽。 大殿里有塑像31身,壁画530多平方米。主体是大卧佛,木胎泥塑,全身伸直向右侧卧,躺在饰有三层仰莲瓣的莲台上,右臂曲放在头部下面,左臂平身在身体左侧上面。身穿红色袈裟,衣纹疏朗凸起。眼睛微闭,面容安详,嘴角略带微笑,脸部肌肉似有弹性,栩栩如生。卧佛背后雕塑佛的十大弟子--舍利佛、目犍连、迦叶、阿那律、须菩提、富楼那、迦旃延、游婆离、罗睺罗和阿难。卧佛前侧首、足处各雕塑一个世俗弟子像。他们再也不是佛教早期涅槃像周围的弟子那样的极度悲伤,甚至以毁伤自己来表达对佛涅槃的哀悼,而是笔直站立、神情严肃、拱手恭敬地继续侍奉着佛祖。卧佛像南北两侧雕塑的十八罗汉,表情、形态各异,有的威猛,有的慈祥,有的嗔怒,有的大笑……把人生经历各种遭遇时的不同情感、动态充分表露出来。这一切都是在可以告诉人们:佛祖并没有死,而是获得正觉,由菩提超生为佛,可以更好地引导众生,是大好事,不应悲伤。表现了人们对佛涅槃前后不同的认识和变化;遗迹正确处理死与生的关系。参观者把卧佛亲切地呼为“睡佛”,这是受到卧佛艺术效果的感染的缘故。 卧佛身长34.5米,肩宽7.5米,是全国最大的室内卧佛,符合中国人喜欢大的传统。卧佛体态自然丰满,比例均匀适度,袈裟紧身,衣纹凸出,颇有“曹衣出水”的遗风,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特别是,据明代金石铭文:在历次地震、战乱中,大佛寺的建筑倒塌、毁坏了,但卧佛像只是“佛首前倾”,或“佛首罗髻倾颓脱落”,或“金像坚固”。由此说明,这尊大卧佛像基本上是西夏原塑,当然十分珍贵。 卧佛及其周围的弟子、罗汉的服饰,全都金装彩绘,继承了中国石窟、寺庙造像采用雕塑与才会相结合的优良传统,反映了中原文化对西夏文化的深刻影响和多民族文化的融合。 大佛寺的佛塔,夯土筑成,塔基边长23米,虽是后代重建的,应是在西夏塔的基础上修建的,因为西夏的佛塔种类比较多,可分为七型十式。概而言之,有多层楼阁式塔、多层密檐式塔,单层八角亭榭式塔、单层叠涩尖锥顶方塔、单层八角莲花臧塔、覆钵式塔(又称“喇嘛塔”),覆钵式与阁楼式复合形塔等。其中,密檐式、阁楼式、覆钵式最多。而大佛寺的佛塔与西夏覆钵式塔非常相似。 元代,意大利着名商人旅行家马可?波罗曾在甘州居留一段时间。后来他的《马可?波罗游记》中记载:甘州城中的佛寺“甚多”.寺庙中有佛像的“不少”,有木雕的、泥塑的、石刻的,“制作皆佳,外傅以金”。其中最大的佛像“高有十步”, “周围有数像极大,其势似向诸像作礼”,显然描述的是大佛寺中的大卧佛殿。他还说:这里的僧人“较他人正直、禁淫佚”.对佛像及主持僧人大加赞扬。这是国内外对大佛寺的最早记载,距西夏亡国又只有五十年,应是比较可靠的。张掖大佛寺早已声名远播,今天必将吸引更多的中外游客,为开发大西北作出更多的贡献。 在古丝路重镇甘州城、今河西走廊张掖市城内,有一座国内外闻名的大佛寺,它始建于西夏永安年间(1098年),距今已有900多年的历史,是西夏王国修建的众多寺院中迄今仅存的一座。寺内的大卧佛,基本上是西夏原塑,是全国现存最大的室内卧佛。这座卧佛是研究西夏佛教史和雕塑艺术的珍贵实物,今天已成为甘肃重要的旅游景点。1996年,国务院把“张掖大佛寺”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佛寺,西夏国王赐名为”卧佛寺”(据榆林窟的西夏题记,它可能还有“甘州圣宫”之称)。元代改名为“十字寺”,明永乐九年重建,敕赐名为“宝觉寺”,清康熙十七年敕改名为“宏仁寺”,历代多次扩建重修。 说起这座大佛寺的兴建,充满神秘的色彩,并有种种传说。明代宣德年间《敕赐宝觉寺碑记》和万历年间的铅碑铭记说:甘州地区原有迦叶佛遗迹,比较有名。到西夏时期,以佛教为国教,甘州改成为佛教重地,先后有几位最高级别的高僧——“国师”主持(西夏末期才有更高级别的“帝师”出现)。1098年的一天,国师嵬咩思能忽然听到从甘州城西南隅传来悦耳亲切的佛曲和颂佛的声音。他急忙前往寻访,发现乐音有地下传来,便命人循音挖掘,在距离地表四尺余深的地方,忽见金光灿烂,定睛一看,是一堆金砖玉瓦,搬开金砖玉瓦,竟是一尊精美的卧佛像。国师喜出望外,倡导集资修建佛寺。佛教徒们踊跃捐款,很快动工修建,不到一年时间,大佛寺就建成了,名为“卧佛寺”。《西夏书事记载着另一个传说:西夏贞观二年(1102年),西夏国王乾顺为王母大做佛事祈福。甘州高僧法净趁机献上三尊卧佛像,说是因夜望甘浚山下有佛光而前往挖掘获得的。这正迎合国王的心愿,于是下令建寺供奉,赐名“卧佛”。据明朝初年一位外国使臣参观的记载,说这座大佛寺的范围长宽都有500公尺,相当宏伟;又说居民成群结队到这座寺庙礼拜,成了许多更为奇妙的传说——说西夏皇太后和国王曾来大佛寺进香、住宿;说南宋末帝赵显被元兵抓获后,逃来大佛寺出家;说元世祖忽必烈出生在这座大佛寺,其母别吉太后死后又停柩在寺内致祭;说元代末帝也出生在这座大佛寺,是南宋末帝的儿子等等,上述种种传说,把张掖大佛寺描述成洞天福地,俨然是西方极乐世界的一部分。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人们会因为这些传说而加倍信仰佛教,纷纷到大佛寺瞻礼祷拜。今天,人们自然会认清这不过是宣传、扩大佛教影响的一种方法而已,不会轻易相信。但是,既然古人对大佛寺的渲染如此之多之神,必然有其值得观赏之处,那就让我们到大佛寺去参观一番吧。 今天的大佛寺,是一座以大佛殿为中心,包括有山门、牌坊、藏经阁、金刚宝座塔和大成殿、天王殿、钟楼等多座古建筑的建筑群。采用中古传统的建筑技艺,以中轴线建筑为主,两侧建筑布局对称,并配有精美的雕刻、绘画和匾联书法等艺术品,寺内种植参天古树,使整个建筑群显得雄伟壮观、优美典雅。寺中又收藏有明英宗颁赐的佛典大藏经一部3584卷和泥金书写的佛经600卷;还藏有中国和波斯萨珊王朝的货币、珠宝、舍利石函和明代的石碑、铜佛像、铜壶、铅板等文物,这更为大佛寺曾辉添彩。 上述建筑中,有些是1983年才迁入的,不是西夏建筑,不必多说。按照西夏时期佛寺建筑的一般说法,佛殿与佛塔同时兴建,这里主要介绍大佛殿,兼及佛塔。 大佛殿及殿内的塑像、壁画,虽因战乱和地震而多次重新修建、塑、绘过,但其总体布局和风格,都大致保持西夏原貌。大佛殿坐东面西,长方形,两层楼,重檐歇山顶,南北面阔九间48.3米,东西进深七间24.5米,高20.2米,趋势恢宏。重檐歇山顶四角飞檐向上斜翘,吻兽耸立,给人以凌云高耸之感。如今殿顶用青筒瓦覆盖。而按西夏的制度,应用琉璃瓦和琉璃脊兽,金碧辉煌。檐下额枋上雕刻出龙、虎、狮、象、鹿、鹤等飞禽走兽,为佛殿增添了悬挂匾额;“创于西夏建于前明上下数百年更喜有人修善果;视之若醒呼之则寐卧游三千世方知此梦是真空”;还有大殿正门两侧的佛教题材砖雕等,它们述说着大佛寺数百年经久不衰的历史、佛教深邃的禅机和修炼途径。大殿四周环绕木结构围廊,围廊上遍施彩画,甚至沥粉堆金,使大殿增添了几分优雅、华丽。 大殿里有塑像31身,壁画530多平方米。主体是大卧佛,木胎泥塑,全身伸直向右侧卧,躺在饰有三层仰莲瓣的莲台上,右臂曲放在头部下面,左臂平身在身体左侧上面。身穿红色袈裟,衣纹疏朗凸起。眼睛微闭,面容安详,嘴角略带微笑,脸部肌肉似有弹性,栩栩如生。卧佛背后雕塑佛的十大弟子--舍利佛、目犍连、迦叶、阿那律、须菩提、富楼那、迦旃延、游婆离、罗睺罗和阿难。卧佛前侧首、足处各雕塑一个世俗弟子像。他们再也不是佛教早期涅槃像周围的弟子那样的极度悲伤,甚至以毁伤自己来表达对佛涅槃的哀悼,而是笔直站立、神情严肃、拱手恭敬地继续侍奉着佛祖。卧佛像南北两侧雕塑的十八罗汉,表情、形态各异,有的威猛,有的慈祥,有的嗔怒,有的大笑……把人生经历各种遭遇时的不同情感、动态充分表露出来。这一切都是在可以告诉人们:佛祖并没有死,而是获得正觉,由菩提超生为佛,可以更好地引导众生,是大好事,不应悲伤。表现了人们对佛涅槃前后不同的认识和变化;遗迹正确处理死与生的关系。参观者把卧佛亲切地呼为“睡佛”,这是受到卧佛艺术效果的感染的缘故。 卧佛身长34.5米,肩宽7.5米,是全国最大的室内卧佛,符合中国人喜欢大的传统。卧佛体态自然丰满,比例均匀适度,袈裟紧身,衣纹凸出,颇有“曹衣出水”的遗风,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特别是,据明代金石铭文:在历次地震、战乱中,大佛寺的建筑倒塌、毁坏了,但卧佛像只是“佛首前倾”,或“佛首罗髻倾颓脱落”,或“金像坚固”。由此说明,这尊大卧佛像基本上是西夏原塑,当然十分珍贵。 卧佛及其周围的弟子、罗汉的服饰,全都金装彩绘,继承了中国石窟、寺庙造像采用雕塑与才会相结合的优良传统,反映了中原文化对西夏文化的深刻影响和多民族文化的融合。 大佛寺的佛塔,夯土筑成,塔基边长23米,虽是后代重建的,应是在西夏塔的基础上修建的,因为西夏的佛塔种类比较多,可分为七型十式。概而言之,有多层楼阁式塔、多层密檐式塔,单层八角亭榭式塔、单层叠涩尖锥顶方塔、单层八角莲花臧塔、覆钵式塔(又称“喇嘛塔”),覆钵式与阁楼式复合形塔等。其中,密檐式、阁楼式、覆钵式最多。而大佛寺的佛塔与西夏覆钵式塔非常相似。 元代,意大利着名商人旅行家马可?波罗曾在甘州居留一段时间。后来他的《马可?波罗游记》中记载:甘州城中的佛寺“甚多”.寺庙中有佛像的“不少”,有木雕的、泥塑的、石刻的,“制作皆佳,外傅以金”。其中最大的佛像“高有十步”, “周围有数像极大,其势似向诸像作礼”,显然描述的是大佛寺中的大卧佛殿。他还说:这里的僧人“较他人正直、禁淫佚”.对佛像及主持僧人大加赞扬。这是国内外对大佛寺的最早记载,距西夏亡国又只有五十年,应是比较可靠的。张掖大佛寺早已声名远播,今天必将吸引更多的中外游客,为开发大西北作出更多的贡献。 文章来源:https://fo.ifeng.com/fojiaolvyou/detail_2014_03/07/34550366_0.shtml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适合男人夜晚看的网站 ,番茄社区黄版 sitemap